祁可修

表情包使我快乐()我超级帅!是个沙雕,很好相处。很废,各种方面。
杂食,基本无雷点

【轰出胜】[聊天体] 无标题


一时兴起脑洞产物



大概是生贺






链接:

http://t.cn/AiWjRfqA








依然,慎入

祝出久小天使7.15生日快乐!!!


【轰出胜】一年A班的日常(这算聊天体吗)

依然

沙雕脑洞

短小

一时兴起产物

勿喷


大概是慢热型选手,所以cp啥的一开始不会那么明显?






http://t.cn/AiWyXa0k


慎入

【轰出胜】标题啥的依旧不会取1

——


脑洞产物,不喜勿入

依旧,ooc有,幼儿园文笔,短小

平行世界设定吧


人气游戏主播宅男久,住在他隔壁时不时半夜听到他打游戏时情绪太过激动的结果没忍住吼了两声被影响睡眠然后过来一巴掌拍他脑门上说西内的暴躁幼驯染胜,游戏大神加有钱人的男神轰。




——




【第一个签到,人偶小哥哥我来了!!】




【人偶小哥哥,看这里!我是你女友粉啊啊啊啊啊——】




【小哥哥还是一如既往的好看!】




【人偶大神,我来观摩学习了!】




【今天要直播什么游戏啊?】




【人偶小哥,我喜欢你!】




……




绿谷出久刚坐下转头从旁边桌子上拿了一瓶矿泉水扭开,咕嘟咕嘟地喝了几口,回头就看见屏幕上大片大片的弹幕略过。他很开心自己能够受那么多人喜欢。简单的扫了一眼,看到其中的一条,一想到有女孩子坐在屏幕前激动地打出表白他的话,脸腾地一下就红了。


僵直了身体,连咳几声,像是被刚刚的那几口水给抢到了一样。




“咳咳咳咳咳!”




“那个...谢谢喜欢。”




“不过我现在还没有找女朋友的打算。”




面对镜头,绿谷出久脸颊上泛着红,有些不好意思地笑笑,挠了挠头。


那条弹幕的主人见着自己被翻牌回复了,激动得不能自已,发了一条自带语音的弹幕: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土拨鼠尖叫!!!】




【人偶小哥回我话了!】




弹幕又开始刷了起来。




【靠,羡慕!小哥哥快看这里看这里!!】




【这个脸红,这害羞的样子,awsl!】




【阿伟火葬场】




【我可以!我真的可以!】




【人偶小哥哥要有点出息鸭233,你的女友粉可是有很多的!】




【诶等等,可我是男的啊。】




被偶像翻牌的激动过后回过神来,突然想起自己是个男人的事实。




【人偶小哥!我是你的男友粉哦!】




【卧槽,超稀有的男友粉出现了!】




【等等,什么超稀有,前面的别走我也是人偶小哥的男友粉!】




【加一!】




突然冒出来一堆自称自己男友粉的家伙,绿谷出久愣了愣,表情呆滞。




“......诶?”




【小哥哥愣住了哈哈哈表情好可爱】




【惊不惊喜,意不意外】




【tcl!也就是说我不仅要面对一堆女情敌还要面对一群男的吗?!为什么这年头男孩子都要和女孩子抢男朋友了】




【人偶小哥魅力无限,男女通杀】




【我我我截屏当表情包了!】




【前面别走发我发我我要当珍藏!!】




绿谷出久头一回知道自己还有男友粉这种东西,有些懵逼。




“那个,我是男的。”




所以男友粉这种东西是怎么冒出来的......




“我没有找女朋友的打算,更没找男朋友的打算……”




过路拿了瓶可乐准备回房间的隔壁房主爆豪胜己突然听到自己的幼驯染冒出了这样一句话,耳尖微动,驻了足,转了个身将视线投向绿谷出久以及他面前的屏幕。




什么没有找女朋友找男朋友的打算……?




有人跟废久告白?还是一男一女?




啧,什么眼光。




扯扯易拉罐的拉环,开了可乐往自己嘴里灌,同时迈步向自家幼驯染的方向走去。




“喂,废久,今晚打游戏可别吼,别打扰老子睡觉。”




爆豪胜己揪住他的衣领,凑到他面前,猩红的眼眸紧盯着他,表情犹如凶神恶煞。




【超凶.JPG】




【!是人偶小哥哥的竹马君!!好帅啊啊啊啊啊啊】




【但是好凶啊】




【哈哈哈哈是因为上次人偶半夜打游戏的时候跟一个叫焦冻的游戏大神杠上了,那次PK贼酷炫!人偶小哥头一次遇到对手,有几次操作失误结果太过激动喊了几句】




【然后竹马君气势汹汹地从隔壁房间冲了出来,我记得当时被竹马君狠狠地推开的那门摇摇欲坠,好不可怜,怪力竹马君2333】




【竹马君给了人偶脑袋一拳,直接把人偶小哥给拎起来了,弄到房里打了一顿(人偶小哥回来时那惨状简直了),还威胁道如果下次再吵他睡觉就把小哥揍到下不来床】




【卧槽弄到房里】




【我污了】




【之后人偶与焦冻的PK输了】




【气到扔鼠标哈哈哈】




【一副明显想找使自己输掉PK的竹马君算帐但却又怂怂的不敢去的样子太可爱哈哈哈哈哈】




【竹马君x人偶小哥有谁吃吗】




【前面!我我我我我我】




【等等怎么会扯到CP】




绿谷出久身躯一抖,冷汗直流,点头如捣蒜,扬起一抹十分勉强的笑容。




“好的小胜没问题小胜我知道了小胜!”




就见自己的幼驯染满意的点了点头,缓和了脸色,面无表情地灌了自己一口可乐,一手插兜缓缓地走到自己的房门前,偏过头又看了他一眼,又转过去,拉开门走进去,“砰”地一声关上。




【心疼门233】




【这门质量是有多好】




【求门的链接!】




劫后余生的庆幸,拍拍自己的胸脯缓了缓自己砰砰砰飞速跳动的心,绿谷出久轻咳一声,微笑着看向镜头,一手握住鼠标,一手放在键盘旁边。




“咳,正剧开始前的愉快小剧场结束了。”




“现在,让我们开始我们今日的主题吧!”



【轰出胜】标题什么的压根不会取1

——


轰出胜处女作,第一次写也是第一次发文

幼久有,ooc有,沙雕有,幼稚园文笔,短小,慎入,不喜勿喷




————




“绿谷......”




...是谁?




“废久!”




......是谁?




“绿谷/废久!!!!!”




...到底是谁。




————




“嘀——”




从混沌中醒来,将紧闭的双眼打开,被突然的光线刺激地又再次阖上。试探性地掀开一点儿眼皮,稍微花了点儿时间适应了下光线,终于又将眼睛完全睁开。


这里是......医院?


心下诧异,绿谷出久有些疑惑,自己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坐起身,将背靠在后墙上,低眸看了看自己两只手臂的现状——正被绷带一圈一圈缠绕得不成样子,不过抬臂的动作不会受到影响,并不会影响行动。


将手臂放下,放置在身体两侧,侧眸望向一边的窗子。外面的天是湛蓝的,风平浪静,透过窗还能看到外边的林立的一片建筑物。


略微思索,一手抵在自己下颚。




“我之前好像和小胜和其他同学出去执行任务了来着……”




“对了,在任务期间轰同学出状况了!”




“啊那个敌人叫什么来着……他在轰同学释放冰柱的时候转移到他身后,又在他察觉到的那一瞬间将他释放的火焰给浇灭,打了轰同学一拳。”




“啊果然远攻的碰上近战的还是处于劣势吗。”




“嗯。记住了。”




“不对轰同学在被击中后乘机与敌人拉开了距离!又放了一招把他给隔绝了,然后...”




“哦对然后我用全覆盖从上方向敌人发起了攻击,之后...之后......”




“嗯……之后的事情怎么记不得了呢?”




“好奇怪啊。”




雄英高中英雄科一年A班的同学绿谷出久,在中了敌人的个性后醒来的第一反应依旧是碎碎念。


他还没有察觉,自己中了什么个性,以及自己的身体发生了什么变化。


等回顾完前情,感觉身体没什么异样也没感觉疼,念叨完就准备下床的绿谷出久突觉自己身下的这张床铺一些不对...


奇怪......怎么这病床这么大。


豪华版的吗???


脑袋中闪过什么念想,虎躯一震,僵硬地低下头——深吸一口气,又缓慢地长吁,掀开被子,然后撩起自己病服的衣摆,定睛一看。


怎么...这么瘦。


跟白斩鸡似的,还有点眼熟。


面色煞白,绿谷出久松了手,一顿一顿的扭过头,跟不灵光的机器人一样。


苍天呐!


我的身材就算再不济,比不上欧尔麦特的,也不至于这样差吧。


您让我那十个月的努力付诸东流了?!


欲哭无泪,绿谷出久将头埋进被子里默默感伤。


只觉这被子也有点儿大...




“真够奇怪的。”




绿谷出久在被窝里小声嘟囔了一句,还在心里吐槽:莫不是我穿越或者变小了吧。


不对不对不对,小时候我可没断过手。


低眸又瞅了眼自己被绷带裹得严严实实的手臂的绿谷出久这样想道。




“绿谷——”




病房的门忽然被人打开,绿谷出久条件反射的一激灵,身子缩了缩,抬眸看了去。


看到来人,眨了眨眼睛,冲那人喊道:




“...轰君。”




轰焦冻点了点头,手中提着一篮子水果,走到他身边坐下,将水果放在他床头的柜子上。将绿谷出久上上下下打量了一番,见到他看起来还不错,没什么大碍,松了一口气,随后开口问他:“你还好吗?”




绿谷出久对他笑了笑,表示自己很好,不需要担心。




“你现在的状况......相泽老师和校长商讨后得出结论,打算让你暂时休学。”




“噢...”




“蛤?!”




看着轰焦冻微微拧起的眉毛和对他担忧的眼神,听到他说的话,绿谷出久一惊,一下抓住了轰焦冻的手臂,焦急地道。




“等等......!轰君你在开什么玩笑?别骗我好吗,这一点也不好笑!!!”




轰焦冻的眉毛拧得更紧了,神情也显得有些无奈,但更多的是严肃。




“我没骗你...绿谷,我是不会向你撒谎的。”




“因为你中了敌人个性的原因,以目前的状态来应对雄英的课程和与敌人的斗争,实在是不妥,所以只能让你暂时休学一段时间,等到校方研究出能将你变回来的方法,或者等这个个性自动解除的时候,才能让你回来。”




绿谷出久突然觉得世界此时一片灰白。


这是什么个性啊——居然强到了这种地步,让自己连学都上不了了。


自己那么的努力,那么的想要成为能够独当一面,能够面带微笑迎接敌人与困难的英雄,为了成为像欧尔麦特那样的英雄......


现在,更是想成为能够保护自己所憧憬的那个英雄的英雄。


但是...


为什么。


为什么上天会突然跟他开这种玩笑。


从无个性的被人欺负和瞧不起的废物,到遇到偶像、被赋予个性,到考上雄英,明明正一步一步,逐渐在向心中的憧憬靠近啊。上天不是一直在帮着自己吗。


为什么啊......


情绪低落,绿谷出久耷拉着脑袋,双目无神地看着自己的双臂,默默地,握紧了拳。


泪滴从眼角滑落,之后还想夺眶而出眼泪的却被他硬生生憋住了。


好半晌,他才用他那低沉的声音问道:




“......轰君,我能问问,我中的是什么个性吗。”




都严重到休学了,该不会是消除个性吧。


——像相泽老师那样,却没有时限的。




轰焦冻原本犹豫着要不要伸手在绿谷出久的脑袋上揉两把以表安慰,突然听见他询问自己,手顿了顿,回道:




“...是幼化。”




【幼化】:中了这个个性的人身体将变回四岁左右的形态,变得十分弱小,但可爱。无时限。




——


绿谷出久:“......”


绿谷出久:“?!!”